科普

“八一开航”中的 一代传奇

2021-05-19 13:52 来源:《大飞机报》

这架复刻涂装的DC-3在“两航起义”70周年时,重走了当年的飞行路线。 徐炳南 摄

 

  “两航起义”时从香港北飞的12架飞机中有2架DC-3和6架C-47,新中国民航“八一开航”的“139”号就是北飞的一架C-47。其实DC-3和C-47是同一款飞机的民用版和军用版,它被公认为是航空史上最具代表性的运输机之一,真正称得上是改变世界的飞机,而这一款传奇飞机在我国也有很多不得不说的故事。

  1930年代,美国道格拉斯公司开始研制一种固定翼螺旋桨驱动的DC(Douglas Commercial)系列运输机。它的飞行速度和距离改变了20世纪30年代和40年代的航空运输业。凭借优异的性能,DC-3很快风行世界,它是民航史上第一款能赚钱的客机,1939年美国航空运输业90%的运量都由DC-3完成。而其军用型C-47,于1935年12月首次试飞,1940年开始装备部队。仅美国空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就订购了10000架,成为航空史上少有的产量超万架的飞机。

  C-47被艾森豪威尔称作是美国取得二战胜利的四大武器之一。1944年6月的诺曼底战役中,1000架C-47在60小时内空投了3个师6万名伞兵和装备。而在世界空降作战史上最庞大的空降行动——“市场花园”行动中,C-47共出动了2.5万架次,为盟军伞兵提供支援。而在我国抗日战争的最关键时期,C-47也发挥了重要作用,成为“驼峰航线”的主力。“驼峰航线”是我国抗战时期一条重要的空中补给线,在1942年5月至1945年9月间,1000多架运输机曾在这条航线上来回穿梭飞行,向中国战场运送了80万吨战略物资和3万多名人员,其中59万吨物资是C-47运输的。另一运输主力是美国寇蒂斯公司研制的C-46(Curtiss C-46 Commando)。

  著名的“美龄号”也是C-47改装的公务机,机上有办公室、床,另有厕所、厨房,空调和隔音设备也属上乘。

  而毛泽东主席第一次乘坐的飞机也是C-47。1945年8月28日,毛泽东等人乘C-47飞机离开延安赴重庆谈判。目前,中国航空博物馆展出的两架C-47中的一架就是仿照毛主席乘坐的这架外表进行喷饰的。

  1946年4月8日,王若飞、秦邦宪等中共代表在参加完重庆举行的中国政治协商会议后,与叶挺、邓发等一起乘坐一架C-47返回延安。因气候恶劣,飞机迷失方向遇雾撞山,机上17人全部遇难。

  二战后,大量退役的C-47型飞机由军用转民用。“两航”——原中国航空公司和中央航空公司1945年底回迁上海龙华机场后,曾先后购买了数十架驻华美军以退役物资名义出售的二手C-47型飞机,这些飞机价廉物美,成为这两个航空公司的旗舰机型。随后“两航”迁港,一批残缺不全、破旧不堪的C-46、C-47运输飞机留在龙华机场。新中国成立“两航”起义归来的飞机和人员为新中国民航建立奠定了基础,但硝烟刚刚散尽的共和国大地,满目疮痍,百废待兴,起步阶段的民航面临很多困难。

  修复、改装原“两航”的老旧飞机成为上海飞机制造厂成立初期的主要业务。一批C-46飞机被修复并命名为“上海”号系列(共10架)、“武汉”号、“天津”号、“广州”号等,而“中国青年号”和“国庆号”是其中修复的两架C-47。1951年,为了向新中国第一个五四青年节献礼,上飞修理队加班加点突击修复一架C-47,并于5月3日飞往北京西郊机场,该机被命名为“中国青年号”(民航-109)。紧接着,他们又修复了一架C-47,被命名为“国庆号”(民航-110),在新中国成立两周年之前的9月29日,于龙华机场分批搭载来宾在上海上空翱翔,并于10月14日飞往北京。随着修复数量的增加,上飞厂维修人员对飞机结构更加熟悉,在参照道格拉斯飞机公司生产DC-3规范的基础上,对C-46、C-47型飞机进行改装,并将货舱改为客舱,加装航空座椅,根据使用单位需求设置15-25座不等,并将货舱门改为登机门,加装地毯、隔音隔热设备、行李架、卫生间等内饰。

  DC-3/C-47拥有强大的生命力,苏联和日本都对其进行了仿制。1938年,日本以9万美元获得了DC-3的生产许可证仿制生产了I-2d,还得到了DC-3的全部图纸和2架DC-3散件。日本共生产了416架I-2d,二战时因这款飞机外形同美军的C-47太像,所以经常受到己方误击。里-2是苏联按许可证生产的 DC-3,里苏诺夫设计局在战争期间共生产了2930 架里-2,战后甚至一直服役到上世纪80年代。

  如今,焕发新生的C-47在更广阔的领域获得应用。中国首架极地固定翼飞机——“雪鹰601”的原型机为美国巴斯勒BT-67运输机(BaslerBT-67),而它是以C-47的机身配合现代涡轮螺旋桨发动机和航空电子设备的特殊飞机。该机能在地面环境温度零下50摄氏度以下使用,是目前世界上唯一能在南极恶劣环境下安全飞行的成熟可靠的多用途固定翼飞机。

  2019年,在新中国民航成立和“两航起义”70周年之际,一架74岁高龄的DC-3身着当年“中国航空”公司涂装,从香港起飞,历时三天重飞“两航起义”北飞路,最后降落在北京大兴国际机场。这架被誉为航空“活化石”的DC-3飞机所到之处均受到媒体与航空爱好者的追逐。(柏蓓/文)

查看余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