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为国产大飞机保驾护航​——访上海国际机场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袁顺周

2018-01-18 16:38 来源:《大飞机》杂志

  

  袁顺周 

  上海国际机场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 

 

  1962年2月出生,中共党员,复旦大学本科学历、EMBA 硕士学位。1983年以来,先后就职于上海市交通运输局、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建设指挥部,曾担任上海机场(集团)有限公司虹桥国际机场公司副总经理、党委委员,上海机场(集团)有限公司虹桥国际机场公司总经理、党委副书记等职务。现任上海国际机场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党委副书记、董事。

 

  正如西雅图之于波音、图卢兹之于空客,中国商飞总装制造中心浦东基地就是国产大飞机的摇篮,它毗邻全球旅客吞吐量排名第九、货邮吞吐量第三的上海浦东机场,未来每一架在此总装下线的C919飞机的试飞均要在这座繁忙的国际枢纽机场展开。仅此一点,西雅图和图卢兹都无法相提并论。

  今年5月5日,国产大飞机C919在浦东机场顺利首飞。未来,C919还将在此进行大量的试飞。随着国产大飞机试飞活动越来越频繁,浦东机场在组织正常航班运营的同时,保障C919这一“国之重器”的各项试飞活动重任也已呈常态化。上海国际机场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袁顺周告诉记者,国产大飞机承载着国人的民航强国梦、中国梦,浦东机场无论过去还是将来,都将一如既往地为中国大飞机保驾护航,总结起来就是八个字——“全力配合,大力支持”。

                        

  万事开头难 

  袁顺周是这么说的,浦东机场也是这么做的,甚至整个中国民航都是这么做的——全力配合,大力支持。这是中国民航人高度的政治责任感和使命感所决定的。

  “万事开头难,什么都是第一次,我们只能边学边干!”袁顺周说。在一座每天有1300多架次航班起降的大型航空枢纽机场开展新飞机的试飞活动,浦东机场没有任何经验可以借鉴,因为全球范围内也没有类似的先例。

 

 

  其实,2009年中国商飞总装制造中心选址落户祝桥,并将浦东机场第五跑道作为将来国产大飞机专用试飞跑道的规划明确后,上海机场集团各级领导就一直高度重视并时时关注国产大飞机项目的进展,多年来多次与中国商飞方面接触,沟通交流并听取需求和建议。

  2015年11月C919总装下线后,首飞近在眼前。2017年初以来,C919开始被频频拖出机库,在浦东机场第四跑道进行各项滑行试验(第五跑道尚未建成),而第四跑道此时依旧承担着正常民航航班起降的重任。因此,浦东机场需要在C919进行各项地面测试之前,提前做好第四跑道的功能转换工作。

  以浦东机场场道保障团队为例,只要C919一有动作,他们就必须提前上岗,做好各项准备工作,保障C919绝对安全,万无一失。C919每一次滑行试验之前,场道保障团队都要针对其所经过的长达3公里的拖机道和两条滑行道进行地毯式清扫和检查。为了尽可能减少对航班运行的影响,C919的大部分试验都必须在早航班高峰开始前结束,这就意味着场道保障团队的保障工作需要提前到凌晨1点左右。由于中国商飞试飞中心机库和浦东机场第四跑道之间有一道机场围栏,每次试验前后,场道保障团队必须及时拆除和恢复长约51米的围栏,确保C919安全进出跑道。

  道面保障只是其中的一环。实际上,为了做好C919滑行试验的各项保障工作,浦东机场地服公司成立了专项保障小组,为商飞公司提供现场人员的空防安全培训、通行证办理,同时抽调骨干人员和保障车辆,为每次测试任务提供现场人员陪同,为飞机引导、机组及机务维护人员运送提供便利。浦东机场航油公司抽调一辆机坪加油车,为C919的各类试验测试任务提供现场加油保障。商飞公司进入飞行区的研发试验团队车辆、人员需要办理机场控制区通行证,上海市公安局国际机场分局空防处大力配合,委派专人审核材料,颁发相关证件⋯⋯

 

  大局意识奉献精神 

  2017年5月18日,中国商飞公司党委副书记、副总经理刘林宗一行来到上海国际机场股份有限公司,他们带来了写有“大局意识,奉献精神”的一幅锦旗,向浦东机场在C919大型客机滑行试验和首飞期间对中国商飞公司的大力支持表示感谢。

  “大局意识,奉献精神”高度总结了在大飞机首飞成功背后浦东机场人的付出与担当。浦东机场空域资源紧张,航班保障任务繁重,C919首飞需要浦东机场控制航班流量并暂停航班起降,这对于几乎平均每一分钟就有一架飞机起降的浦东机场而言,谈何容易。

  据袁顺周介绍,首飞前几个月,浦东机场等在沪民航单位就在华东管理局的统一协调下,制定了针对C919首飞及后续试验飞行期间的管制间隔标准、大面积航班延误、应急救援方案等一系列工作计划,与各航空公司协商,提前做好航班计划的调整和衔接,合理安排过站与航段时间。C919首飞当天,浦东机场共调减航班130班,机场候机楼内的餐饮店更是八折以惠顾客,为因国产大飞机首飞造成的航班延误表示歉意。此外,浦东机场还通过航班流量精细化管控加快试飞、首飞结束后航班恢复进程,在C919完成首飞7分钟后,浦东机场便恢复运行,飞出了首飞后的第一个航班。

 

  建立长效机制 

  在上海国际机场股份有限公司八楼会议室内,两侧展示柜里摆满了与浦东机场合作的百余家全球各大航空公司的主力机型机模,其中最吸引人眼球的就是屹立于展示柜前地面上的一架翼展超过1米的国产大飞机模型,蓝绿色涂装的机身,垂尾上的C919标识,以其雄健的身姿显示着自己与众不同。 

 

 

  袁顺周告诉记者,随着C919的试飞活动常态化,上海机场的保障服务支持体系也越来越完善、高效。9月18日,一个好消息传来,民航华东地区管理局正式发布《C919大型客机浦东试飞联合保障工作手册》。这份文件明确了基于风险评估的保障方案,风险评估围绕着试飞飞机构型/功能的变化、试飞任务和试飞期间占用浦东机场终端区的时间,保障方案分为航班调减、航班流控、类同普通航班保障三个等级。华东管理局、华东空管局、中国商飞、浦东机场、浦东航油公司分别就此相应编制保障方案和应急预案,形成完整的保障工作手册。未来,各民航单位将在保证安全的基础上,提高运行效率,确保国产大飞机试飞正常进行,同时确保浦东机场航班运行安全顺畅。

  在以往的采访中,袁顺周总是谈工作内容多,说员工付出多,讲自己的成绩少。正是因为他低调实干,外界很难知道他工作以外的情况。而这一次,他却愉快地跟记者谈起一桩巧事。因为保障大飞机首飞,他与中学时期一起在上海崇明港沿中学读书的同班同学沈卫国又聚在了一起,后者现任中国商飞上海飞机制造有限公司总经理。当年的两个少年郎,如今一个在设计制造领域为国产民机挥洒汗水,一个在民航运输行业为大飞机翱翔蓝天保驾护航,同窗之谊因祖国的大飞机事业而升华。崇明岛是我国的第三大岛,四面环水,本是一片盛产航海家的土地,没想到的是,因为大飞机事业,让这两位优秀的航空人现了身。C919首飞后,在当地媒体的宣传下,他俩也成为所有崇明人的骄傲。

查看余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