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总师风采】C919大型客机副总设计师王伟:干试飞,压力和喜悦都特别大

2018-02-06 10:36 来源:《大飞机报》

 

  从戈壁滩到浦东机场,从国产航母某型舰载机到C919大型客机。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试飞指挥员,中国商飞民机试飞中心总工程师,C919大型客机副总设计师王伟(右一)有着一些很不寻常的故事……

  谈起试飞,王伟最大的感触是:“试飞这个工作确实和一般的工作不一样。试飞给你带来的压力特别大,那都是人命关天的事,一个小小的疏忽就很可能造成严重的后果。但同时,试飞给你带来的快乐也是很大的,那种成就感,一般的工作可能体会不到或者体会不多。在试飞中,这种情绪的反差特别大,特别明显,真的需要有一颗强大的心脏。”

 

  试飞是个特殊的行当

  “干试飞,压力和喜悦都特别大。”这是王伟多年从事试飞工作的感受。为什么这么说?他举了个例子。“在沈飞的时候,有一次,我们接受了一项试验任务。这项任务的主要内容就是测试某款飞机和某型导弹的协同程度。简单来说,就是要看导弹装在飞机上能不能顺利发射出去。为了这次试验,我带队先后进驻外场3次,遇到了很多意想不到的困难。”

  “当时,做试验的外场是一个很偏僻的地方,周围是大片的戈壁滩。那个地方有多闭塞呢?我们刚去的时候,驻地附近的老百姓卖水果都不是论斤的,而是论堆,比如说这堆梨一元钱。驻地周围连一个杂货铺也没有。我们每次进场试验,一般要待半年左右时间,最长的一次待了九个月。”

  “生活上的艰苦还在其次,关键是发现了问题,却找不到原因,始终解决不了。更令人苦恼的是,有时候这个问题刚解决,下一次试验又出现别的问题。试验任务迟迟完成不了,飞机没法定型,大家都感觉很‘掉价’,精神压力很大,窝了一肚子火。这种状态前后差不多持续了3年时间,真的让人难受。”

  “最后一次,我们总算发现了问题,完成了测试任务。我记得试验结束的那一天,我中午饭都没吃。为什么没吃?说实话,那个时候真不知道饿,3年积累的压力瞬间得到释放,过了那个劲以后,感觉特别痛快,终于这口气出去了。任务完成后,大家感觉说话都理直气壮了一些,和以前明显不一样了。”

 

  值得自豪的三大创新

  在中央电视台直播的C919首飞镜头中,多次出现驾驶舱实时画面。这创造了世界民机史上一个先例:通过安装在驾驶舱内的摄像机,第一次向全球观众直播首飞过程中驾驶舱画面,这是世界上其他飞机制造商从未做过的。

  对于指挥大厅里的监控团队来说,这样的内容只是他们工作的“冰山一角”。在每一次试验中,工程师团队都要对飞机各个系统进行实时监控,然后通过海量数据对试验结果进行分析。

  “在C919项目上,我们采用了很多新的监控技术,归纳起来主要有三大亮点。”王伟自豪地介绍说。

  第一个亮点是信号传输实时切换技术。“首飞的时候,我们在祝桥、大场和南通设立了三个监测点,做到了‘多地接收、数据融合、优化显示’。这一点一般人是看不出来的。”在飞机飞行过程中,有些监测点受外界因素的影响,会出现信号不稳定甚至信号传输中断的现象。“为此,我们采用了监控信号传输实时切换技术,一个监测点出现问题,系统会自动切换到信号正常的监测点,继续传输优质信号。”这个过程依靠计算机自动调整,无需手工操作,基本上实现了无缝对接。

  第二个亮点是实时暂停回放技术。“这实际上是一项大数据实时处理技术,我们以前是没有的。”C919在做地面试验的时候,监控大厅有50多台计算机,实时监控飞机各个系统的功能和状态。一般情况下,试验是持续进行的,数据传输也是持续进行的。形象地说,就是试验数据是不断地“朝前跑”的。在试验过程中,要是飞机某个系统的状态突然出现异常,监视屏上的数据曲线就会出现跳动。有时候,这种变化就是一闪而过,监控人员想要回头去看看变化的原因,在原有技术条件下很困难。“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开发了一个具有实时在线回放功能的数据处理软件。借助这个软件,监控人员可以随时让数据‘停下来’,往回‘倒跑’15分钟,这样就可以及时发现究竟出现了什么问题,什么时候出现的,发展过程是怎样的。据此,监控人员可以比较快地找到产生问题的原因,及时提醒机组注意。”

  第三个亮点是试验数据并行处理技术。这也是试飞中心自行研发的。此前,试验数据的处理主要是采取串行的方式。每次试验结束后,工程师们将海量数据从安装在飞机上的各种记录仪器中导出来,到计算机上进行分析处理,进而形成分析报告。以前试飞的时候,白天做完试验,我们一般要到下半夜才能拿到数据。为此,中国商飞公司领导给试飞中心提了个要求,能不能提高数据处理工作的效率。“在C919项目上,我们采用了试验数据并行处理技术,将海量数据分成若干个数据包,以数据包并行的方式进行处理,这样可以大大提升工作效率。像C919首飞这样的试验,我们在试验结束以后4个小时左右就完成了数据处理,这在以前是没法做到的。”

 

  看到前轮落地,我心定了

  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试飞指挥员,和现场的很多观众相比,王伟的胆子要小得多。对此,他的解释是——“人见多了,胆就小了!”

  “我是什么时候真的心定了呢?当飞机主轮落地的时候,我并没有特别的感觉。我知道这事还没完,要到前轮落地了以后才行。为什么呢?因为只有前轮落地以后,飞机才能说是基本安全了。”

  “我以前遇到过一起事故,当时,飞机主轮落地以后,我以为就结束了,准备离开监控大厅。不料,我突然看到飞机重新拉起来,第一感觉就是飞机出事了。果然,飞行员随即跳伞,飞机毁坏。实际上,飞机主轮落地而前轮还没有落地,如果这个时候发生异常,飞机就可能产生升力,但此时的升力又不足,这种情况很容易导致飞机失速。一旦这个时候发生失速,飞机很难挽救。所以,看到飞机前轮落地的时候,我心里的压力瞬间释放出来。”

  “此后,我的思维好像进入一个真空期,脑子里完全是一片空白,过了一段时间才缓过神来。这么长时间精神高度集中,脑子实在太累了,真的需要休息一下。后来,身边的同事跟我说:王总,赶紧鼓掌吧,大家都憋不住了!这时候,我才回过神来,带头鼓掌,监控大厅里的气氛一下就变了……”余创摄

查看余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