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从“飞机设计师”到“适航专家”——专访中国民航上海航空器适航审定中心副主任揭裕文

2018-11-16 14:27 来源:《大飞机》杂志

   

  揭裕文 

  中国民航上海航空器适航审定中心副主任 

                          

  1967年生,江西人。研究员级高级工程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现为中国民航上海航空器适航审定中心副主任,中国民航TA600型号合格审定委员会成员和型号合格审查大组组长,国产大飞机C919飞机型号合格审定委员会成员和性能操稳审查组/人为因素审查组长。多次获得省部级奖,获得航空重点型号研制个人二等功、三等功,中国民航2013年中青年技术带头人,上海市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 

                        

  不少60后、70后小时候的梦想都是“长大要做科学家”。揭裕文告诉记者,同学聚会的时候,大家都特别感慨:“我们这个班也就你实现了小时候的愿望!” 

  揭裕文是中国民航上海航空器适航审定中心副主任,他是飞机总体设计、飞行性能操稳以及适航审定、适航试飞等方面的专家,研究员级高级工程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还是中国民航2013年特聘的25位中青年技术带头人之一。 

  40岁的时候,揭裕文从飞机设计师转行从事飞机适航审定工作。此后十年多里,他承担了大量适航审定工作,担任过上海审定中心飞行性能室主任,国产ARJ21-700飞机型号合格审查组试飞、性能专业组组长,国产大飞机C919飞机型号合格审定委员会成员和性能操稳审查组/人为因素审查组长,国产水陆两栖大型飞机TA600型号合格审定委员会成员和型号合格审查大组组长,庞巴迪C系列飞机同步认可审查大组组长等。其中,很多型号职务都是同时兼任,“日理万机”用在他身上,一点也不夸张。 

                      

  33岁出任副总设计师 

  到今年夏天,揭裕文刚好从南京航空航天大学毕业整30年。这30年中,他前20年从事飞机设计工作,后10年转到航空器适航审定领域,始终围绕着飞机“打转”。他笑称,就因为高中时看了一本《航空知识》杂志,当时还自己动手用梧桐树干制作飞机模型,从此就走上了这条路。 

  揭裕文出生在汤显祖、王安石等名人的故乡——江西临川。“自古临川出才子”,学生时代的揭裕文就是人们口中常说的那种“别人家的孩子”:他数理化成绩相当优异,因为是兴趣所在,不很用功就进了尖子班;17岁立志学飞机设计,高考志愿便填了南航;大学时有门功课——理论力学,难倒了很多人,甚至不少同学不得不重修,揭裕文轻松地过了关⋯⋯ 

  大学毕业后,揭裕文进入中航工业工作。他在景德镇研究了三年武装直升机,后来调入江西洪都航空工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在多个军机型号的研制中负责总体气动、性能、操稳等工作,先后担任飞机设计工程师、副主任、型号副总设计师、专业副总设计师。 

  2006313日,新一代双发超速高级教练机——L15“猎鹰”冲上云霄,成为中国第一架具备电传飞控系统的高级教练机,它的成功首飞,标志着中国飞机研制水平又上了一个新台阶,实现了中国教练机由二代向三代的跨越。也正是因为L15“猎鹰”项目,揭裕文33岁时就成为集团公司最年轻的飞机型号副总设计师。如今,这款教练机已经批量生产,这让他颇感自豪。 

                            

  中国民航第一试飞工程师 

  

              

  为进一步推进国产大飞机和支线飞机项目的适航审定工作,保证我国大型客机研制的顺利开展,中国民航2007年初集中国内运输类飞机适航审定方面各专业的专家,着手组建“中国民用航空上海航空器适航审定中心”。审定中心成立后,面向全国张榜纳贤,招录素养高、技术强的试飞员和试飞工程师,下定决心要组织起中国民航第一支专职适航审定试飞队伍。 

  此时,在军机研发方面已经颇有成就的揭裕文正想在事业上有所突破,再三思考之后,他和夫人决定投身航空事业新的领域。随后,揭裕文调至上海航空器适航审定中心,他的夫人李革萍则加入了中国商飞公司。 

  初到审定中心,时任中心主任的沈小明就对揭裕文委以重任,让揭裕文肩负起飞行性能室主任的职责。生活尚未安顿妥当的揭裕文不仅需要从心理上完成从飞机设计师到适航审定审查员身份的转变,还要全身心投入国产新支线飞机ARJ21-700的适航审定工作。 

  2009年春天,揭裕文带着试飞员赵志强、张惠中,试飞工程师李新、张彤、徐俊驰等人来到被誉为“试飞员摇篮”的美国国家试飞员学院参加培训。揭裕文告诉记者,当时大家对于这次学习机会是非常重视的,就像植物如饥似渴地汲取养料,他们一群人废寝忘食地学习理论知识,积极实践驾机试飞,为的就是能早日组建起局方试飞队伍。 

  2012229日,中国民航试飞团队首次在世人面前亮相。这一天,ARJ21-700飞机第一个局方审定试飞科目——空速校准审定试飞试验在阎良展开,局方试飞员张放和申请方试飞员一起架机飞上蓝天。当天,在机上起核心作用的试飞工程师就是揭裕文。如果说张放是中国民航的第一位试飞员,那么,揭裕文就是当之无愧的中国民航第一位试飞工程师。 

  在一场试飞活动中,人们往往更关注试飞员,其实试飞工程师才是真正下达试飞试验科目要求的那个人,试飞员在空中根据试飞工程师的指示做出相应的飞行动作,以获取试验所需要的数据。试飞被誉为“刀尖上的舞蹈”,试飞员是“舞者”,那么,试飞工程师就是“导演”。“揭导”和整个试飞团队的首秀无疑开启了一个新的时代——中国民航自此拥有了自己的试飞审查能力。 

  20141216日,ARJ21-700飞机完成功能与可靠性试飞,这是局方试飞的“最后一飞”。自此,审查组完成了ARJ21-700飞机的全部审定试飞工作,局方试飞团队用了34个月的时间,在5架试验机上累计进行了761架次、1141个飞行小时的审定试飞。20141230日,中国民航局在北京向中国商飞公司颁发ARJ21-700飞机型号合格证。这是一个具有特殊意义的重大时刻,但揭裕文却没能出现在北京颁证现场。问及原因,他告诉记者:“终于有时间去一下医院,此前查出来甲状腺不太好,医生说是压力大,累的。” 

                      

  代表着一种国家能力 

  

 

  上海航空器适航审定中心是我国目前唯一的运输类航空器适航审定专业机构,不仅承担着国产大型客机C919、蛟龙600等型号的合格审查任务,也承担着国外机型的认可审查工作。也就是这支试飞团队,在历时一年针对波音787-8飞机的认可审查中,让波音第一次认识到中国民航适航审定方面的能力。 

  在审查过程中,试飞团队通过审定试飞,发现飞机的驾驶舱设计存在缺陷,一针见血地指出很多问题,提出设计改进建议5项,波音公司据此进行了优化调整。揭裕文告诉记者,FAA此前一直对我们的审定能力存在质疑,这是中国民航第一次向权威适航当局和主流民机制造商展现自己专业的运输类飞机适航审定能力。 

  也就是这次之后,中国民航对国外新机型的认可审查“立了规矩”,随后的波音737-800737MAXERJ等一系列飞机都需要通过适航认可,颁发“通行证”后才能进入中国市场。前不久,通过试飞团队一年多的努力,完成所有审定工作后,中国民航为空客A350颁发了“通行证”。“适航审定的竞争不仅仅是一个机型、一个领域的竞争,而是整个国家实力的竞争,只有基础强,整个航空业才强,只有整个国家实力提升,我们的腰杆才硬。”揭裕文说。 

  工作中,揭裕文被申请人一方评价为“固执、较真”,甚至还有说不通的时候拍桌子的经历。“都说我太严格,但是ARJ21-700飞机的总师陈勇至今见我也总说,严是帮他。”揭裕文告诉记者,职业特性要求自己严格履行适航审定职责,严格把控飞机质量关口,因为每一个字签下去都承载着国家意志,肩负着历史使命。“什么是讲政治?我认为在专业上认真、严格按照规章条款对安全把关、对公众负责,就是一个共产党员最讲政治的表现。” 

  揭裕文说,中国民机适航审查能力和研发制造能力相辅相成,审查方和申请人需要有共同的适航理念才能使得双方都进步。“国产大飞机早日交付运营是我们所有中国人的梦想,也是局方和申请人共同的目标,但是站位不同就在具体工作中会有分歧,我一直以来就给他们‘洗脑子’,只有形成共同的适航理念,才能更好地推进大飞机项目。”严谨的揭裕文也有幽默的一面,他开玩笑说:“我以实际行动支持申请人的工作,这不,为了方便夫人加班,我把家都搬到了张江。”揭裕文的夫人李革萍任职中国商飞上海飞机设计研究院,由于工作劳累,身体也不好。 

  目前,揭裕文除了手头正在进行的几个型号的适航审查任务外,还肩负着谋划上海审定中心进一步发展的责任。虽然工作繁重,但是他并未放松关于驾驶舱人为因素研究等几个科研课题,想方设法挤出时间著书立说。“目前,整个社会有些浮躁,大多数人都寄希望于‘短平快’,缺少踏踏实实搞基础研究的人。核心技术的研发依赖基础研究,但是基础研究短时间内很难出成果,这不是一两代人可以突破的。我们与航空发达国家的差距仍然很大,还需要不断努力。” 

查看余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