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提升运营能力,支持ARJ21不断改进——专访天骄航空总裁卢东哲

2020-12-08 13:52 来源:《大飞机》杂志

 

卢东哲 

天骄航空总裁 

 

  1984年进入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飞行学院,1987年留校任教;1997-2019年先后担任中国南方航空737ERJ145A330机长、教员,ERJ145/190机队经理,南航西澳飞行学院院长;201910月任天骄航空总裁助理;20207月任天骄航空总裁。 

                                        

  20207月,在迎来商业运营一周年之际,天骄航空上任了一位新总裁:卢东哲。这位来自南航的新总裁是如何看待中国支线航空发展的?对中国首款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喷气式飞机ARJ21飞机有着怎样的感情?《大飞机》杂志特约记者对其进行了专访。 

  在来天骄航空之前,卢东哲就职于三大国有航空公司之一的南航,拥有丰富的支线飞机运营及管理经验。他本人也是一位资深飞行员,目前已完成ARJ21飞机的转机型模拟训练和本场训练,可以驾驶ARJ21飞机。 

                                                

  比较之后选择了阿娇 

  201810月,天骄航空与中国商飞公司签署购机协议,确定ARJ21飞机作为初期运营的机队机型,成为全国首家使用纯国产喷气客机机队的运营商。 

  20192月,中国商飞向天骄航空交付了首架ARJ21飞机,该机采用两舱布局,有8个超级经济舱和70个经济舱座位。 

  当时,天骄航空就曾对记者透露,北方乘客一般身材比较高大,ARJ21飞机无论是客舱高度还是座椅宽度方面与同类国外机型相比都更胜一筹,这是公司最终选择ARJ21飞机的重要原因之一。 

  在接受记者专访时,卢东哲也表示:“当时考虑过巴航工业的ERJ170ERJ175系列飞机,还有庞巴迪CRJ900飞机,但最终我们选择了ARJ21飞机,主要是考虑了包括可靠性、舒适性在内的飞机性能,还有跟中国商飞的合作前景,以及成都航空的运营经验等。经过比较以后,最终确定了ARJ21飞机作为天骄航空的运营机型。 

  当然,选择了ARJ21飞机,也意味着天骄航空与成都航空一样,需要承担让国产新支线飞机接受市场检验并不断改进的重任。 

  一个全新的机型在投入使用初期,都有一个“可靠性增长期”,在这段时间内通常会遭遇这样那样的故障和问题,但解决了这些问题之后,飞机的可靠性会不断提升。此外,新飞机往往会使用一些新材料或新科技,创新带来优势的同时,使用风险也将伴随。这不单单是说国产飞机,波音、空客等成熟的飞机制造商,也面临同样的情况。 

  运营ARJ21飞机一年后,天骄航空认为,ARJ21飞机在运营方面还是比较稳定的,比如飞机的故障率比较低,签派率比较高,航班正常率在88.41%左右,好于公司最初的预期。 

  “因为当时我们的测算还是比较保守的,对飞机本身也不是很了解,且当时也只有成都航空一家公司运营ARJ21飞机,可参照的对象不多。”卢东哲回忆道:“作为刚起步的航空公司,我们不像大型航司那样有强大的运营能力和经验作为依托,所以对飞机的各方面我们都很注意,包括运营限制标准,以及天气、人员的技术标准等,基本上我们在运营中都是从风险角度考虑更多一些,效益角度考虑得少一些,当然在风险可控的情况下,还要尽可能做好服务,一年来运营的稳定既有我们全体工作人员的努力,也离不开飞机稳定的性能、良好的表现。” 

                                          

  多方取经促成长 

  判断一款机型是否成熟,日利用率是一个重要指标。此前成都航空董事长汤劲曾对记者透露,成都航空ARJ21飞机的日利用率已经达到7小时左右,与其他成熟机型的差距在不断缩小。 

  卢东哲指出,日利用率也是天骄航空关注的一个重要指标,因为除了考虑飞机的可靠性,还要考虑航班量,不过今年受到疫情的影响,目前整个民航的航班量还未恢复,客座率也没有达到历史同期的最高水平。 

  

 

  据记者了解,为了保障更多ARJ21飞机的引进,天骄航空已经储备了充足的飞行员。目前天骄航空共有53名飞行员,其中有41名已经完成ARJ21转机型培训。 

  “天骄航空的飞行员引进都是通过行业内的有序流动,加入天骄的飞行员不管是从哪个公司来的,都非常认可ARJ21飞机以及天骄航空。”卢东哲介绍道:“在完成改装的41名飞行员中,不仅有机长,也有5名成熟的副驾驶,飞行经历都在2000小时以上,同时我们新的副驾驶招飞计划也已经出炉。 

  卢东哲告诉记者,公司最早引进的3ARJ21飞机都是一阶段构型,但目前都已经完成二阶段优化,“二阶段优化后整个驾驶舱看起来布局更合理了,飞行操纵面板看上去也更直观,另外在飞机的操纵、检查、机组配合等程序上也有改进,给我们带来了很多便利。” 

  20197月,天骄航空与中国商飞在鄂尔多斯成立了大飞机学院,未来天骄航空还要成立自己的培训中心。作为一家新航司,天骄航空在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内都需要中国商飞的技术支持,“特别是他们客户服务中心的售后技术支持,比如对我们飞机的维修、培训等方面的支持。此外,我们在运营上遇到的问题,比如提高飞机运营可靠性、降低运营成本等,也要经常跟中国商飞沟通。” 

  20191月及12月,天骄航空还分别与成都航空及江西航空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以便互相交流学习,更好地运营ARJ21飞机。天骄航空从最早运营ARJ21飞机的成都航空那里汲取了不少宝贵的经验,比如前期天骄航空的飞行员培训就是在成都航空完成的。 

  “江西航空作为厦航的子公司也有丰富的运营经验,我们通过合作,学习了很多先进的管理经验,对提高天骄航空的管理水平和运营能力非常有帮助。”卢东哲指出:“此外,我曾经在南航飞过支线机型,也管理过支线机队,目前和南航在内的三大航也有技术上的交流,中国商飞也经常起到纽带作用,包括把三大航的运营情况传递给我们,也把我们的一些运营信息跟他们分享。” 

                                        

  下一个目标:C919 

  

 

  根据天骄航空的规划,今年的ARJ21飞机机队规模将达到5架,明年计划最少再引进2架,并在5年中达到25架。 

  “天骄航空要增加运输能力,除了引进更多的ARJ21飞机,将来选择干线飞机也是个必然之路,下一个目标可能就是C919国产大飞机。”卢东哲对记者透露,内蒙古自治区政府非常支持天骄航空与中国商飞的合作,不仅仅是在ARJ21飞机方面,还包括未来更多的合作项目,也包括C919国产大飞机,甚至是将来更大的国产飞机。 

  对天骄航空来说,ARJ21飞机很适合其开拓内蒙古自治区内的短途航线。“目前内蒙古的区域机场比较多,航班需求也比较大,我们的运力有限,还不能满足内蒙古地区民航发展的需求,内蒙古区内的十几个机场我们只通航了其中的7个机场。”卢东哲指出:“因此目前我们更主要的是为内蒙古的经济社会发展做贡献,在新开航线时基本是以满足内蒙古自治区内这些盟市的需求为主,当然如果区内的发展有需求要扩大对外交往,飞到其他省份,而且距离也能满足经营要求,我们也会考虑开通到区外的航线。” 

  根据规划,天骄航空的航线下一步将从区内往区外呈辐射型拓展,形成“支支通”、“干支通”,这些航线规划也都适合ARJ21机型和天骄航空的运营模式。 

  据记者了解,目前天骄航空的在飞航线基本都有其他航空公司利用干线飞机共飞。卢东哲认为,ARJ21飞机与干线飞机并没有太大的区别,甚至座椅间距更大,现在天骄航空的乘客也多数是回头客,“我们希望尽可能地提升服务质量,降低服务成本,去争取更多的乘客。目前天骄航空的服务有很多特色,比如给乘客提供奶茶,行李提供20公斤免费额度等。此外,由于支线飞机免征民航发展基金,因此在相同票价的情况下,乘客乘坐ARJ21飞机的总体出行成本会更低。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下半年以来,各大航空公司的“随心飞”产品陆续出炉,吸睛无数。而天骄航空其实早在今年3月就推出了自己的“随心飞”产品:针对呼和浩特-乌兰浩特航线的航空交通卡年卡。 

  卢东哲透露,目前航空交通卡的销售情况很不错,这条航线的客座率也有提高,保持在75%以上。 

  为了开拓更多收入来源,天骄航空的每架ARJ21飞机都有冠名,甚至有的已经更换了一轮冠名。 

  “冠名不仅仅是一种商业行为,同时也体现了区内企业对天骄航空的支持,企业也希望通过天骄航空扩大他们的影响力,以我们的ARJ21飞机作为载体,起到媒介传播的作用。”卢东哲指出,未来天骄航空引进的更多ARJ21飞机都会有企业冠名,目前冠名的基本都是内蒙古区内企业,采用的是市场化定价。 

  不过,今年全民航的发展都受到了疫情影响,虽然航班量一直在恢复,但跟去年相比,无论是飞机的日利用率、载客量,还是盈利能力,都受到了影响。卢东哲认为这种情况还是会持续一段时间,“但办法总比困难多,在与疫情斗争的这半年中,整个行业包括机场、地方政府等都取得了丰富的经验,疫情防控能力比以前强得多。因此,我预测未来一年内可能会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 

  面对艰难的大环境,卢东哲也希望民航局能在ARJ21飞机的航线批复上给予更多的优惠和照顾,“比如同一航线申请时刻,单从经济贡献来说,90座的飞机和180座的飞机肯定没法比,因此机场肯定会优先考虑使用180座飞机的航司。这时我们就需要民航局从支线航空、国产民机的角度给予一定的扶持政策。 

  同时,卢东哲希望对ARJ21飞机的一些运营限制也可以进一步放开,比如降低一些运营标准,目前ARJ21侧风标准比其他机型要高,但随着ARJ21飞机运营能力的提高,是可以跟其他机型执行相同的标准的。 

  “以前我们不太了解ARJ21飞机时,更多的是考虑风险可控因素。”卢东哲指出:“国产飞机刚刚起步,现在还在一个成长阶段,我们要不断跟中国商飞沟通,传递飞机的良好表现,不断支持他们对ARJ21飞机进行改进,我们也会不断提高自己的运营能力,与其他ARJ21飞机的运营商深入交流,大家一起来把这个飞机运营好。 

查看余下全文